2015年一月,有一個濃眉大眼、身形消瘦、留著長髮的男子獨自走來玉蟾園,說想要在這邊工作,當時我剛好在應徵小幫手,就收留了他。

那天晚上吃飯時我們閒聊,他只說他叫「」,以前去過澳洲和東南亞一些國家旅行,什麼工作都可以做,其他的就沒有說,我們問了一些個人問題,他常常笑而不答,當下我心裡想說每個人都有不願意提起的事情,就沒再問下去。隔天我簡單跟慶介紹一下要做的工作後,慶就正式開始跟我們一起工作。

阿慶的手腳很迅速,效率很高,但是細心度不夠,很快的我們就發現他的特長是「園藝」部分,阿慶對於整理植物和環境整潔很有一套,加上他身形瘦小可以爬可以跳,日後玉蟾園的環境被打理的乾乾淨淨,客人和我們都非常喜歡這片阿慶整理出來的園區。
忙著忙著又來到梅雨季,約清明節前,阿慶說他要繼續他的旅程,未來有機會會再回來的,於是我們有了第一次的離別。


2017年,清明後的某一天,我收到阿慶的消息,問可不可以回到玉蟾園,聽到這個消息真的好開心,好像找回一個失聯家人,只不過阿慶真的很不會搭車,一直拖到末班車才到池上,還記得那他從車站走出來時超級狼狽,因為他前一天在南投爬山遇到大雨差點山難,腳上都是傷痕,真讓人受不了,不過想想這才是阿慶的風格

回到玉蟾園的阿慶一如往常,做著他的事情,整理園區的花草、照顧果樹,有點工作狂的他會堅持完成一件事情才會休息,有時候都搞到天黑了還不見人影,而且也很喜歡堅持一些令人不解的事情,例如用鋸子把倒掉的大樹鋸斷、斧頭砍樹(體力太多???

英文不錯的阿慶會協助我們接待外國來的旅客,而且不知道是阿慶顏質好還是怎樣,常常有客人會給他小費,師傅會給他善款,真讓人羨慕(我都沒收到過QQ)不過也多虧阿慶的協助,讓我們在分身乏術的時後,給我們很大支援。

晚上的時間我們會待在餐廳裡,看看電影、畫圖或是唱歌,這時候阿慶就會送上一杯「特調」,內容物不知道是什麼,可能是水果+伏特加,或是威士忌什麼的不一定,總之每次都不一樣,很好玩也讓人很期待,有時還會希望他今天會不會調得太濃(目測調酒法的成品)。

 

阿慶待在玉蟾園的時間很長,這過程中還有許多小幫手來訪,我們都會一起認識分享彼此,大家都對阿慶很好奇,但阿慶比較靦腆總是什麼都不說,愛搞神祕卻讓人家更好奇了,所以這段時間我聽到很多他得人生的版本,例如:生了兩個小孩、娶了俄羅斯老婆和參加共產黨、恐怖分子之類的,常常搞得大家一頭霧水,不過對我來說,在我面前的他就是最真實的他,簡單、認真又貼心的一個朋友,所以何必在乎他的過去真真假假,在現在利益充斥的世代裡要找到像他一樣單純的人,我真的覺得很難得。

2017前夕,阿慶決定繼續他的旅程,他留給我一張玉蟾園園區的植物分布圖,有香蕉、酪梨、橘子等等,並且交代我幾時要去採收、要如何照顧,有時候覺得這個人對我們家這麼用心付出,甚至比我們自己還認真做,也不求什麼回報,真的很不可思議,當然阿慶對我們家來說已經是家人,慶跟著我們度過個大節日,跟著我們拜訪親戚、聚餐,也會跟著我們一起家庭旅遊,也會擔心他會不會冷幫他添些衣物(明明怕冷又說都不用) 在離開前幾天阿慶很忙碌,忙著去除草、澆水、還去蒐集很多木材(燒熱水洗澡用),然後對我說他收尾的差不多了,這些柴也夠我們用過這個冬天,當下真的很感動….

 

12月21號早上
慶收拾好行囊之後說:「鳳梨成熟之後再回來吧!」難道這就是水果的約定嗎(?!)
與家人道別之後我們送他上火車,帶了一些媽媽做的手工皂、米、和點心北上了。當天晚上燒柴火的時候看著柴堆,就想念他了,那個默默為我們燒著熱水,總是關心著我們全家的阿慶,又再次離開我們,很不捨…很不習慣,但這就是阿慶,像風一樣,或許繞了一圈之後,鳳梨熟了,他又會再回來了吧!

謝謝阿慶,你是我在玉蟾園遇到最特別最特別的人,我和爸爸、媽媽、AMY、阿寶、毆吉都非常感謝你對這裡付出的一切,能夠遇見你是很幸運的是事情,希望你未來的旅程和工作都能平安,凡是安全第一盡力而為,實踐的過程是比成果更讓人感動的,祝福你!下次見。

留言跟我們互動吧